pk彩票官网

马越马乾耀 / 待分类 / 马越田黄说 田黄王朝中的流亡贵族

分享

   

马越田黄说 田黄王朝中的流亡贵族

2018-04-25  马越马乾耀

中国古代皇帝的权力是至高无上的,不但可以册封神仙还可以加封石头。大清乾隆皇帝就曾降旨,加封福建寿山田黄石为“石帝”,从此构建了田黄王朝。田黄王朝中的诸多王侯贵族因水统不同而有高低之分,以中坂田最为金贵,其余次之;因体积不同而有贵贱之别,以九手田最为尊贵,其余次之;以颜色不同而有尊卑之序,以黄金黄为至尊,其余次之。随着大清王朝的没落,田黄王朝中的诸多亲王角色也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有一支地位显赫的族群被逐出皇室,令其威风扫地。本期《马越田黄说》为您讲述的就是田黄王朝中的流亡贵族--九手田黄。

 
                    (绿泥石质玉型  九手田黄玉玺)

名门望族 九手田黄

九手田黄曾在田黄王朝中位高权重,由于其通常埋藏在地下二十米左右的深土层,熟化程度极好,石头体积相对较大,是雕成摆件难得的好材料,相比之下,只有鹅卵石大小的田黄却只能望其项背。图一的道光皇帝御用镂空鳌龙茶壶的原材料便是大名鼎鼎的九手田黄,成壶重量767g,是当时宫中的能工巧匠用一块石头雕制而成,气势磅礴栩栩如生,究其工艺要比制作一把紫砂壶难上万倍。图二是清代寿山石雕鼻祖杨玉璇雕刻的观世音菩萨,原材料同样是九手田黄。图三九龙戏珠重达33Kg,原材料仍然是九手田黄。图四清代金石画风开创者赵之谦的兽钮闲章,原材料还是九手田黄。图五是真真正正的黄金黄雄鸡,细心地读者会发现图中用于对比尺寸的铜钱。上等的九手田黄细结温润凝腻六德俱全,品相稍差的会有些许黒钉,虽然各自形态不同,但基因却是相同的,那就是九手田黄的主要矿物成分是绿泥石。大量的实物可以证实九手田黄是清代田黄王朝的名门贵族。

 
 

昔日名门 风光不再

九手田黄的最重要的优势就是体积庞大气势恢宏,从康熙到同治共200年的时间里在中国的上流社会风光无限,由于出产量越来越少,以至最后的绝产,才使得体积比较小的田黄逐渐登上权利的舞台。从卢沟桥事变到文革结束将近70年的时间,田黄王朝险些彻底覆灭,著名田黄雕刻大师林文宝由于没有生意可做,时常食不饱腹,衣不御寒,最终贫困交加于1944年惨死街头便是真实的写照。

绝大多数九手田黄不是被达官显贵带到了海外就是被前朝政府藏进了深山,留在大陆的也多在那段特殊的日子里被人为的消灭了。上世纪80年代初,田黄文化又开始在大陆慢慢的得以恢复,可惜的是九手田黄却像恐龙和猛犸象一样远离了人们的视线,如今包括地矿专家在内的人们由于文化的断层几乎对九手田黄曾经的辉煌一无所知,以至于九手田黄重现江湖的时候竟然无人相识,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流亡贵族。

九手田黄 绿泥石玉

千百年以来,国人并不知道各种宝玉石的矿物化学成分,只是以首德次符的标准进行界定。30年前,人们只知道上坂田、中坂田、下阪田、红田、白田和黄田,没有人关心迪开石、叶腊石、绿泥石这些矿物成分,这是导致九手田黄重现江湖而不被认可的第二个重要原因。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向国际化接轨的进程加快,各行各业均开始陆续建立了相应的国家标准,寿山田黄石也不例外。1996年国家技术质量监督局制定出台了《国家珠宝玉石鉴定标准》,并没有将数量极少的矿物成分以绿泥石为主的寿山石列入其中,这个看似微小的重大失误从客观上直接否认了主要矿物成分为绿泥石的寿山石的存在,进而否定了主要矿物成分为绿泥石的九手田黄的客观存在。

中国著名地矿学专家高天均先生在《中国寿山石文化大观》中提出,绿泥石是高档寿山石的矿物组成之一。中国著名地矿专家施加辛老先生也多次在专业杂志上发表文章呼吁行业对客观存在的绿泥石型田黄的关注与研究。公元2018年,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发行了由本人主编的国际上第一本关于绿泥石质玉型九手田黄的书籍《一代大师雕百帝》,书中以无可争议的事实向世人展现了九手田黄的超然风采。

 
 

如何面对 九手田黄

前面提到了时间和国标是九手田黄没能得到应有的认可的两个原因,但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就是利益原因。由于九手田黄的缺席,以迪开石为主要矿物成分的田黄石的价格由每克几百元一路飙升到了每克二十万元,既有市场格局已经形成,如在这时突然杀出个动辄几斤几十斤重的九手田黄,势必将彻底颠覆整个市场,这显然是没有人愿意看到也没有人愿意接受的。仅以我本人为例,多年来花重金收藏的迪开石型寿山田黄如果被自己手里的绿泥石型九手田黄造成价值上的重击也是悲喜交加的事情。

绿泥石质玉,是如今我向新朋友介绍九手田黄的称谓。这样的叫法虽然别扭,但是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如果说是田黄,则有吹牛之嫌;如果说是寿山,国标还不承认;如果说是绿泥石,又找不到其真正的产地,只好按国家的鉴定证书的说法称为绿泥石质玉。

 

石不能言最可人

值得庆幸的是,还有一些收藏家用生命保留住了一批九手田黄,用超越金钱的情怀保留住了一批九手田黄,使得中国的田黄文化能够健全地得以有效延续。

我们既不要为了个人利益将绿泥石型田黄硬说成迪开石型田黄而混淆视听谋取暴利,也不要为了商业利益而将九手田黄贬低为假冒田黄仿冒田黄。石不能言最可人,钱没了可以再赚,文化沦丧了才是真正的悲哀。

我相信终有一天国人对金钱疯狂的追逐会放慢脚步,变得更加诚实,变得不再局促,开始有时间关照灵魂的深处。如果那时能有机会欣赏到九手田黄的艺术品,就会发现九手田黄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贵族气息,不急不躁,温文尔雅,内涵丰富,礼貌得体。如果从未拥有,怎能明白放下。致敬九手田黄---被利益流放的贵族。

 
 

作者简介

马越,字颢伦,号鹿鼎先生,1969年生于辽宁省沈阳市,田黄文化学者,资深收藏家。现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正能量课题组研究研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艺术品评估师,北京鸿嘉文化发展有限pk彩票官网总裁。马越先生长期致力于中国古代艺术品的规律性研究,以田黄、翡翠、古玉、陨石、天珠等为收藏主项,主要著作为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发行的田黄专业书籍《一代大师雕百帝》。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