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彩票

情感悟道 / 待分类 / 考试(随笔)---高永军

分享

   

考试(随笔)---高永军

2020-06-24  情感悟道

       那是十几年前的一个七月,我被上级指派到一个贫困县去做高考的主考官。在一所中学的一个考场里,考生们陆续进场之后,我和两名监考员按照考试程序进行清场。当我从一个考生身边走过时,我感觉他飞快地把什么东西塞进了我的裤袋,我伸手一摸,是两合烟。我的心一惊,这是典型的贿赂考官的行为,做为主考官,我完全有权利对他进行当众批评,对他进行违纪警告,可是我转念一想,如果我真的那样做,这名考生这一场考试还能有心情考好吗?于是,我不动声色的走上讲台,掏出烟放在了讲台上。这是两合城里人常抽的红塔山牌香烟。
        我用眼睛的余光扫视着那名考生,这是一个文文静静的男孩子,穿着一件旧衬衣,戴着一副近视镜,此刻,正满脸通红的低着头,仿佛做了一件很丢人的事而被全班人发现一样。铃声响过,考试开始了,静静的考场里考生们埋头答题,只听见笔在沙沙作响。我坐在讲台前,眼睛警惕地来回扫描,有的考生皱眉思索;有的则奋笔疾书;那名考生则一直低着头答题,没有任何作弊的迹象。在离交卷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那名考生做完了全部试题,开始检查答题的对错,看的出,这是一个学习成绩很优秀的学生。
        考试结束的铃声响了,考生们陆续往外走,我喊住了那名考生把烟退还给他,问他:看样子你学习不错啊,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那名考生脸红红的,低着头小声地说:我本来学习成绩很好,不想这样做的,可是临来时我父亲买了烟给我,非让我送给老师,说这样老师就会照顾一些。我的家在农村,我父亲说就只有考大学这一条出路了。
        那名考生走了,我在想,那名考生一定为考大学吃了不少苦,而这两合烟又寄托了他的农民父亲多少希望啊!我仿佛看到一位年迈的父亲,正站在村口,等待着他的儿子喜悦的笑脸。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