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彩票

时拾史事 / 待分类 / 鱼藏剑 | 左传拾趣

分享

   

鱼藏剑 | 左传拾趣

2020-07-02  时拾史事
1、背景
费无极挑拨楚平王与太子建父子关系,导致太子建流亡、太傅伍奢和伍尚父子被杀,伍奢的小儿子伍员逃到吴国,伍员就是伍子胥。这事发生在前522年。


时值春秋后期,吴国崛起,吴、楚两国摩擦不断。逃到吴国的伍员复仇心切,向吴王僚力陈伐楚对吴国的好处。吴王的弟弟公子光从旁阻止,说:“此人家族被诛,急着报仇雪恨,不能听他的。”吴王听从了弟弟的建议,而伍员却听出公子光话中藏话,知道他心怀异志,表面上便不再坚持。
伍员转变策略,为公子光献上勇士鱄设诸(专诸),自己则躬耕田野,韬光养晦去了。

2、战事
前616年秋,伍员的仇人楚平王死去。次年春季,吴国趁楚有国丧而发起讨伐。吴王僚派公子掩余和公子烛庸率师围困潜邑,又派延州来季子(即季札,曾先后封于延陵、州来两地,所以合称为延州来季子)出使中原,访问华夏各国。季子抵达中原盟主晋国访问,以此观察诸侯对于吴国讨伐楚国的态度。
面对吴国的突袭,楚国派大夫莠尹然、王尹麇率军救援潜邑,又派左司马沈尹戌率军接应。沈尹戌的军队与吴军在穷地相遇,此时楚令尹子常率水师抵达沙汭然后折返,紧接着楚国的左尹郤宛、工尹寿也率军抵达潜邑。至此,楚国多路军队相继抵达,吴军一时被困不得脱身。

3、机会
吴国的主力部队和主要将帅都在外,吴王僚身边一时乏人,公子光的机会来了。他说:“时候到了,机不可失。”公子光将鱄设诸(专诸)召来,对他说:“中原上国有话说‘不去追求,又怎能获取?’我本是王位继承人,我一定要当上吴王。事情若成,即使季子回国,也不至于废了我。”鱄设诸说:“吴王可杀。不过我上有老母、下有幼儿,我该怎么办呢?”公子说:“我,就是你。”主仆二人就此达成协议。

4、刺杀
前519年四月,公子光预先在自家地下室暗藏甲士,然后宴请吴王。
即便是兄弟间宴饮,生性警觉的吴王僚亦丝毫未放松警惕,做了异常严密的安全防范。通往室内的道路两旁、台阶、门口直至坐席前全部由吴王的亲兵甲士手执利刃严密守护,送菜品的人到了门口必须脱下全部衣服,赤身裸体接受检查,然后换上另一套衣服才允许入内。进去之后,送菜者必须跪在地上膝行前进,两边各有一名甲士持剑相夹,剑刃几乎触及身体。在如此严密防护之下,一盘菜才能够由传递至席旁上菜的人,可谓万无一失。
春秋时期的标准坐姿是席地跪坐,时间长了自然会不舒服。宴会中途,公子光谎称脚痛暂时离席,留下吴王独饮。公子光一出去就躲进地下室,由事先隐伏在内的甲士保护起来,随后鱄设诸(专诸)便登场了。
专诸扮成传菜者,双手端着由一整条大鱼烹就的菜肴,在甲士的防卫下到达门口。他脱去全部衣服重新换上一套,然后端菜入内。在两名执剑甲士的监督下,专诸端着那盘热气腾腾的大鱼膝行前进,整个过程中两道冰冷的剑刃始终一左一右贴着他的肋间。到达席边,当上菜者从专诸手中端过菜盘时,专诸冷不防伸手从大鱼嘴中抽出一柄事先藏在鱼腹内的短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吴王。与此同时,两旁甲士手中的利刃也刺进了他的身体。一瞬间,席上洒满鲜血,分不清哪些是刺客专诸的,哪些是吴王僚的。


专诸以一死兑现了自己的诺言,成功替公子光刺杀了吴王僚。公子光继位,称吴王阖庐。他后来让专诸的儿子当上了吴国的卿,以此兑现了当初对专诸的承诺——“我,尔身也。”
5、必要的交待
季子回到国内,果然没有追究公子光弑君自立的事。他说:“只要先君祭祀不废,百姓不弃其主,社稷供奉如常,国、家皆无倾覆,那他就是我的国君,我又敢怨谁呢?哀痛死者,事奉生者,以观天命。乱非由我生,后立者我从之,先人也是这么做的。”季子言毕,到吴王僚墓前哭泣复命(复出使中原之命),然后返回原位等待新君的命令。


季子就是季札,公子光的叔叔,春秋时期吴国最具贤能的王族大夫。季子的父亲是吴王寿梦(吴君自寿梦起首称王),寿梦死后传位于其子诸樊。因季札贤能,诸樊即位不久便执意要将王位让给弟弟,季札则以退隐山林相拒。季札声望之隆,甚至广受中原各国尊重。因此,公子光举事之际才会对专诸说:“即使季子回来,也不至于废了我。”
楚军听说吴国内乱,主动撤兵回国,尽管此役是吴趁楚丧而来。此前奉命率军伐楚的公子掩余和公子烛庸都是吴王僚的亲信,得知吴王被杀的消息之后当即各奔东西,一个去了徐国,另一个去了锺吾,两地都是当时小国。
6、后来
阖庐继位,伍员(伍子胥)随即登场。阖庐三年,吴王命令徐国和锺吾各自将流亡在那里的公子掩余和公子烛庸就地逮捕。两个小国大概没有遵从吴国的命令,掩余和烛庸都投奔楚国去了。楚昭王特别优待二人,又是给封地,又是帮助他们的随从人员定居,意在将两位吴国流亡公子扶持为今后楚国对抗吴国的力量。楚大夫子西知道吴国正处于崛起兴盛阶段,吴王阖庐雄才大略,吴国日后必将在诸侯争霸中崭露头角,大势所趋之下,楚国厚待吴国流亡人士实不明智。子西劝说楚昭王,希望楚国采取与吴国结好、不主动生事的策略以观其变,楚昭王不听。
楚国厚待二公子,阖庐大怒,先抓了锺吾的国君,继而伐徐,在壅山筑堤聚集山水,利用壅山地势高的条件放水攻城,徐国灭。这是我国历史上依山筑堤以水攻城的最早记录。徐国君主章禹断发纹身,带着夫人迎接阖庐。阖庐没有杀徐君,而以好言安慰,送章禹和他的近臣离开。章禹流亡楚国,楚大夫沈尹戌本来已率军前往救援徐国,未至而城破,就在夷地筑起一座城安置章禹。
既灭二国,吴王问伍子胥说:“当初你劝吴伐楚,我知道兹事可行,但是既担心派我前往,又担心伐楚之功归于僚。现在我既已为王,你认为伐楚如何呢?”伍子胥回答说:“楚国掌握权力的人员众多而又彼此不和,没人敢承担责任。如果组建三支军队发动突然袭击然后迅速撤离,只要一支军队到达那里,楚军就会全部出动。楚军一出我军便撤,楚军一撤我军再出,他们必将疲于奔命。反复如此,用各种方法诱使楚军失误。等楚军疲敝之后我再以三军接着进攻,必获大胜。”阖庐采用了伍子胥的策略,楚国自此逐渐陷于困顿。
阖庐四年秋,吴国用伍子胥之谋开始不断侵扰楚国。先是伐夷(即楚大夫沈尹戌筑城安置徐君之地),继而入侵潜、六。潜是楚国附庸,沈尹戌率军救潜,吴师撤军,沈尹戌将潜国迁至南冈安顿。六也是小国(地在今安徽六安县南),曾为楚国所灭,后成为楚国附庸。吴师侵潜、六之后又围困弦(也是若干年前为楚所灭的小国),楚国左司马戌、右司马稽率军救弦,走到半途吴军已经撤走。吴国侵扰楚国为的是不停消耗对方力量,意不在取地,所以轻装上阵,打一下就跑。楚国不能无视属地被侵,只能不断往返奔波。十年前楚大夫伍奢被杀之前曾预言说:“楚君、大夫其旰食乎!”(楚君和他的大夫们怕是不能按时吃饭了吧!)至此成为现实。
阖庐五年夏,吴伐越,吴越相争的时代隐约到来。
上一篇:
END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