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快三官网

外滩TheBund / 待分类 / 四个90后,把东莞工厂生活和爱情写成歌,...

分享

   

四个90后,把东莞工厂生活和爱情写成歌,被乐迷当作宝藏

2020-07-04  外滩TheBu...

    记得把我设为星标哦,不然就看不到我了

    文末有福利,不要错过


    说起东莞,你会想到什么?
     
    油腻的中年男子会莞尔一笑,想起某些不可细说的第三产业,鞋贩子们会将那里的制鞋厂和物流渠道同你娓娓道来,硬核老饕们则会对东莞的糖水铺如数家珍……
     
    至于在音乐领域,即便是最热衷独立小众音乐的人,说起东莞大多都以为是一片空白。

    但事实上,也有不少音乐人在这片看似挤满了工厂制造业的土壤上生存,今年异军突起的蛙池乐队就是其中一员。
      
    蛙池乐队由来自东莞的4个90后年轻人组成,他们的音乐描绘着东莞普通人的生活、工作、爱情,把工厂流水线上的人生状态变成了摇滚乐。

    因为贴近真实的歌词和接地气的特质,今年上半年这支乐队被多位乐评人关注,进而成为许多歌迷口中的“宝藏乐队”。

    对于不熟悉东莞的人,蛙池就像是打开了一扇通往东莞的窗口,将这座1400公里之外的岭南城市,通过他们自己的生活经历,真实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01

    “东莞女工”的人间观察



    依依是乐队主唱,从小在东莞工业区附近长大,家里也开过工厂。

    “初中毕业的暑假,我为了存一笔钱买吉他,就去了我爸的工厂打工,堂姐表哥都在生产线上,每天我们就边聊天边工作。”
     
    毕业之后,依依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在工厂里,做的是文职。她开始以一个观察者的视角,去看女工们每天生活的状态。
     
    “我们都是女性,都有自己想要照顾的人,都爱打扮,洗发水都很香,喜欢穿粉色或白色的睡衣……”

    “我们之间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生产所需要的工具不一样,女工们用自己的双手在流水线上日复一日劳作,我的工具就是电脑键盘和显示器。”


    和依依一样,其他乐队成员们也大都有着工厂的背景,或是家里开过厂,或是自己做过流水线上的工人。

    今年4月,这首《孔雀》让蛙池进入了一批国内乐评人的视野,进而被许多独立乐迷熟知、喜爱。

    “松糕鞋踩上女人街,漆皮包装着充电线和女儿送的peppa piggy;短视频里,主播在卖'balenciaka’的竹纤维内裤,给月经初潮的女儿下单,地址写着许昌中学……”
     
    这首歌里的人物原型,就来自东莞周屋工业区的女工们——流水线上流转着的岁月,丰满有时,干瘪有时。每个人在平行的生活轨迹里,各自发展着情节,搭建着人生。

    “你佩戴闪亮的项链,像一只盛开的孔雀。“
     
    在某音乐平台上,这首歌下的高赞留言也回应着真实的场景:
     
    “我家附近的厂,因为疫情,都没有什么生意了。而东莞,又是一个外来人口非常多的地方,家乡的亲人们指望着这点钱来生活。”

    妇女们只好打着多份零工,躲在15平方的出租屋里,只有一台悠悠转的电风扇。晚上坐在小店门口看电影,睡前和自己的孩子通个视频,梦里面想着,明天该怎么活着。
     
    依依说,那里的工厂每年都会从河南输入大量的工人,尤其是春节前的生产时节,工厂甚至会包一辆火车专列,从河南运来大量的临时工,来应对生产旺季。

    “《孔雀》中的'许昌中学',就是这么来的,它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遥远又很熟悉的存在。”

     

    02

    上班下班吃饭,如此生活36年



    蛙池乐队的鼓手浩仔也经历过工厂生活。他家里最早做服装批发起家,后来开了厂,结果经营不善,“现在也没在做了”。
     
    “我的家族基本上都是做服装的,做牛仔裤T恤什么的。小时候也去工厂流水线上剪过线头,和那些阿姨打过交道,反正挺有趣的。”
     
    浩仔说,女工们其实也喜欢音乐,会买街边上那些二三十块的小音箱,用来听收音机或是放放自己爱听的歌。
     

    浩仔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去一家厂子里做设计,每天就和工人一起吃饭、上下班。“他们的生活其实挺单调的,就一条线,上班下班吃饭,重复的流水线的工作。”
    当时浩仔有一个上司,外省人,在那里已经干了36年。

    “他的宿舍和工厂都连在一起,一个小独栋,我上去过,他说他在那个房间里就这样住了36年,只有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才回去。我生在广东家在广东,想象不到那种感觉,其实挺奇妙的。”
     
    “每次认识不了解东莞的朋友,他们听到我来自东莞都会扑哧一笑,应该是觉得黄色行业比较发达,大家都不言而喻的感觉。”浩仔苦笑着说道

    但其实东莞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城市,工厂是真的多,我从小在这里长大,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它。”
     

    03

    “在东莞玩音乐其实很孤独”


    2017年,蛙池在东莞虎门一座物流中心的排练房里成立,玩乐队是他们在周末聚会的方式,四位90后成员有着各自的职业。

    乐队名字“蛙池”,来自几位成员之前的一个排练房门外的小池塘。
     
    当时浩仔和贝斯手三丰刚毕业,都没有工作,就找了这个废弃的小别墅当排练房。每天无所事事在这里泡着,在墙上画画,在废旧的球桌上打乒乓球,“特别快乐,也特别颓。”
     
    一轮春夏秋冬过完,又一年春天来临时,小别墅有了新买家面临拆除。“别墅车库外面有个池塘,里面有好多小蝌蚪。那天晚上下了一场暴雨,小蝌蚪长得很快,变成青蛙全部呱呱跳了出来。”

    浩仔觉得这个场景很有意思,就用蛙池当了乐队名字。
     

    对于大多数靠工厂流水线生活的东莞人来说,做音乐并不是年轻人该感兴趣的事。

    贝斯手三丰的主业是电影录音师,吉他手迪生则靠乐器培训、教人弹吉他生。他们都形容说,在东莞玩音乐的状态其实很孤独。
    在一个厂房边建起新的排练房Crossroad后,蛙池加上其他几支乐队的成员差不多十个人,每个星期分配使用时间,凑份子供起这个排练房的开销。

    “东莞的乐队太少了,能出去的也很少,所以我们挺珍惜大家一起玩的机会。”
     
    吉他手迪生说,对于他们这代年轻人玩音乐,在东莞大部分的家长看来都是不务正业的事,他们更希望孩子早点去干活挣钱。
     
    “现在的孩子对于乐器的看法和老一辈很不一样。以前他们还会说学了就好好学,考个级什么的,现在科技发达,孩子玩的东西多了,对乐器也没兴趣了。”
     
     
    从成立至今蛙池走过了三年时间,在今年刚刚崭露头角,开始接到各地的演出邀约,在各音乐平台上有了来自全国的歌迷——虽然离大红大紫还差得很远,但至少,蛙池“走”出了东莞。
     
    在中国玩摇滚乐并不是件赚钱的事,对于蛙池的四位成员来说,他们心里非常其实明白,离能放下朝九晚五的工作、全职做乐队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到目前为止,乐队成员们还是会平衡好工作和乐队的时间,约在周末排练。在平时工作、生活中,蛙池继续从这个城市的日常里汲取灵感,转化到音乐里,变成自我表达的一部分。
     

    《Row》by Tundra


    文/Cardi C
    图/咖小西、jiancui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