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投彩

Bridgel1kf9xmv / 已发布的中东... / 中东之行9—希腊雅典

分享

   

中东之行9—希腊雅典

2020-07-07  Bridgel1k...
    回到雅典的当天正在下雨,我们提取到自驾车就向雅典市区行进,一路走一路用事先下载的地图导航。进入雅典市区道路变得很窄,走错了路没有余地掉头的。车上的四人都分配了工作任务,一人开车、一人导航,后排的两人需要恪尽职守地扫描街道两边店铺,以找寻我们即将下榻的酒店。无奈街道两旁的店铺拥挤密集,错过目标只在毫厘之间。由于一直没找到目标,作为导航者Ray只能下车去询问路人,与此同时,妞妞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从前排的司机位置横移至副驾驶位(为了逃避开车)。Ray打探回来后,开车的艰巨任务就理所当然地落到他的肩上。我作为扫描组成员虽说已很敬业,但看着街两边鳞次节比的拥挤店铺我几乎患上密集恐惧症。几经下车询问,终于在开过一个丁字路口时受潜意识驱动,我回忆起一个竖立着的大写英文字母的门牌似乎符合我们要找的目标酒店,于是我喊停了车,自己下车去一探究竟,果然是了。
  他们去停车时,我一人来到酒店前台check in。服务生安排了房间,然后拿出一张地图,用带希腊味儿的英语热情地给我介绍雅典考古博物馆、帕特农神庙等景点的位置和注意事项,还特别强调了:希腊历史悠久,馆藏太过丰富,一次看不完可以保留门票二次进入。我感叹雅典如此友好、贴心又专业的服务。
  因为时间尚早,雨也停了,我们驱车去了柯林斯运河。到达那里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站在横跨运河的桥上,我们一望便知这条笔直的河流必是人类的大手笔,河面位置很低,据说是开凿最深的运河,河的两岸是整齐如刀切般的岩石断面和水泥加固层,想必开凿的土方量巨大。此处开凿运河的狭窄陆地称柯林斯地峡,它连接着伯罗奔尼撒半岛与希腊大陆,运河的开通将科林斯湾和萨罗尼克湾联通了,从而也就联通了爱奥尼亚海与爱琴海。运河工程始于1881年,至1893年竣工,历时12年,长度6.3公里,水深8米,运河水面宽24米,底部宽21米。从我们所处的桥面高度看下去,感觉河道很窄,令人担心较大的船舶是否能通过这狭窄的河道。事实的确如此,正是因为河道狭窄,限制了它在航运上的作用,目前柯林斯运河更多用作为旅游观光,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来到这里的人们能感受到前辈们艰苦奋斗的精神,也能体验到乘船穿越狭窄河道的神奇。我们仓促来此,当天无缘乘船穿越运河。(图1)


  当晚,我们回到酒店,稍事歇息后,全家人来到不远的一家上客率较高的餐厅,计划进食一顿正餐。因为文化差异,在国外就餐需要迎接饮食文化挑战,菜单虽然有英文,但经过名字上的艺术加工,很难看出是用什么食材如何加工而成。正如我们中国的菜肴中的佛跳墙、罗汉斋之类,不知所云。男服务生身穿黑色正装,白色衬衫衣领折叠上翘,热情而耐心的回答着我们七嘴八舌的混乱询问,最终每人选好了自己想象中的美好食物。不多时,男服务生前臂上搭着白餐巾,带着微笑、带着自信端来了我们期盼的美食。他将每人点的主菜准确无误地逐一摆放在每人面前,每放下一盘就双手相互搓一下,显示出他对推介的精致菜肴由衷的欣赏,我也被他对美食的热爱所打动。事实证明果然好吃,心满意足的饱餐之后,我们以实际行动感谢了他的服务,打道回府。
  经验告诉我们,参观国外的博物馆能最快捷地了解别国文化、历史、宗教、人文等相关知识。中国是旅游大国,不少国家的博物馆都安排了中文解说词器,对此我深信不疑。只可惜我对不论是中国历史还是欧洲历史基本上是一锅粥,不过我们能有机会来到希腊,这个欧洲历史的摇篮,仅这一点就让我的学习热情大涨。我又读到诗人雪莱的一段话,“我们全都是希腊人。我们的法律、我们的文学、我们的宗教,根源皆在希腊”,这使我当即树立了宏伟目标,即通过了解希腊史把欧洲史一举拿下。抱着这样的决心,我当晚就开始恶补希腊历史,以方便次日在博物馆能跟上解说的节奏。次日,当我们来到雅典考古博物馆得知并没有中文解说器时,我默默地接受了现实,原先规划的学习目标也全盘崩塌。
  我们在博物馆逗留了一整天,其间不乏语言文字以及文物介绍理解上的讨论,但是浩如烟海的藏品及其中蕴含着的巨大信息量最终在我脑海中只存有一些浮光掠影。唯一留在记忆中的是镇馆之宝—那尊“阿迦门农的黄金面具”,它的面部特征是人的写实肖像,而并不仅仅是一种程式化的象征。黄金面具是考古学家施里曼在1876年从著名的迈锡尼城一座圆顶墓中发掘的。据说发掘现场令人惊叹,墓中场面壮观,不计其数的精致炫目的金银、青铜器物以及珠宝、饰物和武器等随葬品令人目不暇接,只是在最后一个坟墓中,施里曼才发现了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干尸,结合荷马史诗等文献记载,他兴奋地宣布这就是阿伽门农的黄金面具。迈锡尼国王阿迦门农曾领导希腊联军攻克了特洛伊而赢得了胜利,由于他战功卓著而青史留名。(图2-3)


离开博物馆时,在我所剩无几的记忆中包括:1,公元前3000—至前1400年间漫长而持续不断的文明时期是爱琴诸岛的米诺斯文明,这样称呼是因为希腊人认为米诺斯是当时克里特的国王,后者曾因在克里特的首都克诺索斯修建了著名的皇宫—迷宫而将米诺斯文明推向鼎盛时期,而克里特居民又称为最早的米诺斯人。2,另一个起自希腊大陆的最为辉煌灿烂的古希腊青铜时代的文明是迈锡尼文明,它前后存续了大约有五个世纪(从公元前16 世纪到前11 世纪),因伯罗奔尼撒半岛的迈锡尼城而得名,是爱琴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并继承和发展了克里特文明。迈锡尼文明曾一度辐射到小亚细亚、近东、埃及、西地中海地区和欧洲西北部,对周边的发展产生很大的影响。至于展柜中灯光照耀下的各种不同形制的器物,诸如酱碟、各种陶罐等,在我看来只是些大小不一,花纹有别的锅碗瓢盆,有关断代问题我们从实际出发留给考古学家解决。
  有了考古博物馆参观经历,迈锡尼王宫遗址成为我们急切要去的下一个目的地。次日我们去了那里,当天上午仍在下着小雨,王宫遗址位于较为平坦的山脊上,地势很高,处于居高临下作战的有利位置。因为年代久远,遗址区古建筑屋顶全无,保留着一些地基、地面通道以及用石灰岩和砾岩等大石块砌筑的“赛克罗普式”围墙,参观一直是在蒙蒙细雨中进行的。最为印象深刻且所有游客必会驻足拍照的是主要入口的“狮子门”,一个宽达九英尺的大门,用四块极大的石料筑成,门楣石上的三角形黑色石块刻以具有迈锡尼王徽和宗教图谶意义的浮雕:双狮伸其前肢并立于一神圣石柱的基座上。面对这个3000多年前的王宫大门,我们流连忘返,浮雕中雕刻精美栩栩如生的一对狮子使人联想到,尽管迈锡尼文明在当时已是很繁荣发达的,但在我看来这里仍属蛮荒之地,定有狮子等野生动物出没,文献说狩猎在当时也是一项重要的日常生产活动,这或许就是双狮的雕刻家们之灵感来源。在城堡内有一宽阔的斜道从“狮子门”达到王宫。王宫的中心是宽敞的庭院。庭院旁有一柱廊,由此经一过道可达宫中主殿,一座“礼厅”式的建筑。整个遗址一望而知是一处有军事设防易守难攻的城堡,从所筑的防御工程、有利于战事的选址以及精于狩猎等特征就可得知迈锡尼人的尚武精神,也正因此迈锡尼文明能稳定的维持五世纪之久。(图4-6)
      


     随后我们去了附近的一处被称为“阿特留斯宝库”的圆顶墓,圆顶高达40英尺,气魄宏伟、比例匀称得皆足称颂。它大约建于公元前1330年左右,这是那位加固了上述迈锡尼城堡并设计了庭院、礼厅、宝殿的国王的安息之所。墓穴已经开发了,通往墓室大门前有一条依山坡走行的通道,两旁用石块砌成的围墙,长方形的墓室大门是同样的石块垒砌而成,上方有一三角形空洞区,像极了迈锡尼“狮子门”上方的三角形浮雕的形态,或许这也是迈锡尼王徽嵌入的位置,只是王徽已经被人移走了。墓穴内是圆拱形的巨大空间,现已空无一物,站在这里令人感慨时间带来的无常。(图7)
       来到希腊必亲眼目睹希腊议会门前的卫兵交接仪式,我们抽了时间去一了心愿。来到议会广场前,已有三三两两的游客正在等待着,不多时,从一侧街道上走来了三人一组的卫兵。他们头戴红色贝雷帽,帽子右侧有一缕下垂至腰间的黑色流苏,身着卡其色束腰制服,浅色紧身裤的小腿背部也有扎紧的黑色流苏,鞋子最具喜剧效果,在红黑相间的鞋尖处有一黑色绒球随脚步的起落而抖动,每人左肩扛着一杆长枪显示了他们的职责所在。广场上许多黑灰色的鸽子时而飞起时而落地寻找食物,但士兵们并不受其干扰,他们走到广场正中的道路时,整齐地向右转并排进入广场,与此同时他们手臂的摆动幅度增大至与肩平直,迈步向前的踢腿动作幅度也抬高了许多,大概这就是他们的正步走姿态。当到达广场正中的台阶前,面对前面墙壁上仰卧牺牲士兵的大理石浮雕时,中间的卫兵立定站住,两边的卫兵斜行走向两侧翼,与原先站岗的两名士兵回到浮雕前完成了一系列换岗仪式后,换下的卫兵整步走向站立在中间的卫兵两侧,三名士兵同步向左转,扛枪走出议会广场。这是一组充满严肃仪式感的换岗过程,只是广场中央蜷缩着的一只狗以及卫兵们的视而不见让原本庄严的交接仪式增添了几分喜剧色彩。(图8-10)



    参观帕特农神庙即雅典娜神庙是希腊之旅的重头戏。去之前我粗略浏览了一下背景资料,它建于公元前477年至前432年,坐落在雅典卫城的制高点上,是为庆祝雅典战胜波斯而建。这座建筑堪称古希腊建筑学、数学和美学的精品之作。去的当天仍是细雨濛濛,当我们来到这久负盛名的神庙前,一种前世记忆传递给今生自身的感动向我袭来,神庙历经两千五百多年的沧桑巨变,部分结构已经坍塌损坏,雕像也不复存在,原有的标志性的三角形门楣所在位置留着空缺(现收藏在大英博物馆)。尽管如此,面对世人神庙仿佛用庄重大气和迷人的优雅在无声地讲述着古代建造者们对理性美的极致追求,整座建筑处处体现着按黄金分割比例造就的稳固和坚实,巍然屹立的柱廊支撑的主体结构展现出的是神圣的残缺美。人们相信雅典娜女神把橄榄送给了雅典使这里的人们得到和平与健康,而雅典人为其建造这座享誉世界的辉煌神庙把荣誉回报给女神。在雨中我们怀着对古希腊先人们的敬意围着神庙边走边拍照存证,意在将这座充满神秘魔力的帕特农神庙保留在我们永恒的记忆中。(图11)

     终于到了与希腊离别的时候了,古希腊文明作为欧洲文明的摇篮,以其悠久的历史文化底蕴、美轮美奂的神话传说、精美绝伦的古典建筑、充满睿智的哲学思想成为西方人心中永恒的精神家园和梦幻故乡。愿智慧女神永远庇佑希腊永远庇佑雅典。(待续)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